150329_鼠_清邁


    對於抗生素的濫用,第一個找出來的問題就是抗藥性(resistance)。這個抗藥性的意思很簡單,就是你注入自己以及孩子的抗生素越多,就會揀選出對抗生素作用具抗藥性的細菌,很多人對抗藥性不甚了了,他們以為是他們「自己本身變成對抗生素有抗藥性」;但事實上,是他們所遭遇或攜帶的細菌變成有抗藥性。
   
以下抗藥性行程的方式之一:假設有個小朋友因為感染而服用安莫西林來治療。安莫西林是從青黴素衍生出來的藥物,在大部份的國家都是最常開給小孩子服用的抗生素(藥劑型通常是粉紅色糖漿)。小朋友服用安莫西林之後,經由腸道吸收,進入血液當中,循環至所有的器官與組織,包括胃、肺部、口腔、喉嚨、皮膚和耳朵,如果是女生,還會循環至陰部,所到之處只要有細菌在閒晃,就予以摧毀,安莫西林這一類所謂廣效型抗生素(broad spectrum antibiotics),都是特別專擅的殺手。
   
不過問題的癥結在於:有的細菌其實只是無辜的旁觀者;這種無辜的細菌有很多很多。所有這些相混的細菌群,都包含易感細菌也包含抗藥性菌。病原菌通常只存在於一處,但是抗生素卻不只消滅病原菌,連全身上下所有的易感細菌也都全數消滅。p99-100

    簡言之,身體有許多細菌,有好菌、壞菌,當廣效型抗生素施用,會殺掉所有的細菌,這麼一來若有抗藥性的細菌存在,將在一個沒有競爭對手的環境中成長,因此可以繁殖得更好。於此同時,若這具有抗藥性的細菌傳播出去給其他人,治療接下來這個病例,則會更加困難,以上為抗藥性的兩個意義。
    
    一九八五年,芝加哥爆發了大量的沙門氏菌感染,至少造成十六萬人生病,多人死亡。單單一個地方,是什麼引起這麼大的事情,波及這麼多人?通常罪魁禍首主要有兩個,也就是水和牛奶。芝加哥有全市輸水系統,這個系統有嚴格的管理和保護,所以不可能是嫌疑犯。而且病患當中有些人根本未進城。他們住在郊區;那裡有他們自己的輸水系統。
    
這樣一來,嫌疑犯只剩下牛奶一項。經過嚴格的調查研究,證實禍首果然真是牛奶。不出幾天,情況便已經明朗;那家連鎖店賣出的牛奶正式感染爆發的源頭,而那些牛奶全部來自一家大乳品廠商。這一家乳品我去過;工廠很大,週產一百多萬加侖的牛奶;輸送管綿延數哩,還有很多儲存槽,全都很大。那次我是以專家身分為一群受害者提出訴訟而前去查訪。
   
我們的故事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健康部針對這一次的爆發事件調查了約五十名受害者(病例)以及五十名未感染者(對照組)。他們只問一個問題:染病之前幾個月內你有沒有吃過抗生素?結果發現,爆發前幾個月內曾吃過抗生素的人,其罹病率比有喝過該品牌牛奶但沒吃過抗生素的人多上五倍半。
   
和班霍夫、米勒幾十年前研究的結論一樣,服食抗生素使人較易感染沙門氏菌而罹病。前幾章我有敘述過我們一系列的PAT實驗中,我們在老鼠出生後第四十天給牠們吃最後一劑抗生素,而一百多天之後我們仍然可以找到證據,證明其腸內的維生物仍在騷動之中。
    
芝加哥的醫生不可能曾經警告芝加哥市民說,吃抗生素會提高感染沙門氏菌的易染性。事實上,沒有任何保健專業人士會告訴你這一點。但是,新型感染的易染性升高,卻是使用抗生素看不見的代價之一。p241-242

    所謂的PAT是指以老鼠進行PAT(pulsed antibiotic treatment)高劑量抗生素處置的實驗。然而抗生素的濫用,除了對於外來感染的易染性提高,抗生素的濫用也使得身體本身的免疫機制產生變化,因此造成許多過敏的可能,諸如氣喘、乳糜瀉等等:

    胃壁有胃壁自己的淋巴細胞:其中B細胞負責製造抗體,T細胞則負責編派完整的防衛隊伍。免疫細胞的功能和你的手臂肌肉有點像。手臂肌肉當中肱二頭負責肌收縮,肱三頭肌則負責伸展。免疫細胞也有種種相反的機能。免疫細胞可以是啟動器,也可以是壓制器。有的T細胞主要是發動發炎,有的T細胞叫作調節性T細胞(regulatory T-cells)或是T-regs—則是負責修正及壓制發炎。我們不希望被小戰事打亂整場戰爭,否則破壞性就太強了。我們需要一組憲兵來管理部隊,維持部隊秩序。這個角色就是T-regs細胞在扮演。T-regs細胞和啟動免疫反應的T細胞都住在胃壁裡。有些人體要是有幽門桿菌入住,病理學家在他胃壁上看到的胃炎,其實是淋巴細胞在對幽門桿菌起反應。相對於現代人沒有幽門桿菌的胃部,有幽門桿菌的人在胃部有很多淋巴細胞和更多的T-regs細胞。它們在那裡執行自己的職務,亦即調節發炎反應。
   
所以,病理學家觀察到的胃炎其實並非都是不好的。這裡出現的是一種典範轉移。我相信,住在你胃裡的那些T-regs細胞,透過其壓制性機能,實際上保護你免於罹患氣喘和過敏。病理學家以及醫生必須認清,胃部「發炎」是正常的現象,當然這部份會以可能罹患胃潰瘍和胃癌作為代價,但是卻有我們現在才剛要開始理解的生物面優點。
   
瑞士的安‧穆德(Anne Mueller)博士所領導的一個小組,為了瞭解幽門桿菌誘發的免疫反應之意義,曾經用老鼠進行了一次實驗。這次的實驗非常重要,他們的研究成果強烈地肯定幽門桿菌在人類氣喘方面是個具保護性的角色。穆勒及其同事將霧化之後的過敏原噴入老鼠肺部,誘發老鼠氣喘,結果證明,老鼠若有感染幽門桿菌,它們對過敏原的反應就會降低。老鼠胃裡若有活的幽門桿菌,則會保護它們免於罹患氣喘,但若施予的是死的幽門桿菌,就沒有這種好處。而且幼年時就感染幽門桿菌的老鼠所得到的保護,大於成年之後才感染幽門桿菌的老鼠。這一點和人類的流行病學所發現的結果相當。我們已經證明,幽門桿菌產生的保護作用大部分始自生命早期階段。
   
穆勒的小組使用老鼠做進一步的實驗,結果證明幽門桿菌會和胃壁的樹突細胞互動,促使樹突細胞設定免疫系統,釋出T-regs細胞。這是何等聰明的策略,T-regs細胞會壓制志在消滅一門桿菌的免疫反應;這也是一筆精明的交易,因為這裡面對人類有平行利益,就是同時也壓制了過敏反應。穆勒及其同事以老鼠做實驗證明了這一點。(p178-180

乳糜瀉(celiac disease,這個病名來自希臘文的「空」或「腸」)會對麥類主要的蛋白質叫作麩質過敏。病患即使只是吃到一點點麩質,都會啟動免疫反應,對小腸健康的腸膜展開攻擊……(頁220,推測即是腸道中某些微生物的消失,引導某些免疫細胞去壓制某些過敏物,包括麩質。

    這種不正常的免疫反應,也在另一個實驗中獲得證實,使用會自行發展成第一型糖尿病的NOD鼠(non-obese diabetic mice)的公鼠觀察所得,PAT處置後,「免疫細胞和發炎細胞早已將產製胰島素的胰島細胞撕裂。另外麗雅還發現,抗生素會改變腸道免疫細胞,而且也是在糖尿病發病以前。這就是證據,證明先有腸道中不正常的互動,而後胰臟才敗壞掉。」(頁218

 

第一型糖尿病是免疫疾病,第二型糖尿病則偏向文明疾病,通常也會伴隨肥胖症而來,但也許我們從未曾想到抗生素和肥胖的關係。一個惡趣卻鮮少人知的資訊,家禽家畜在飼料中摻有抗生素,其實並不是為了防疫,而是為了增重,在其實驗中「模仿現代農場餵養牲畜的方式,公鼠吃高脂食物加上抗生素的兩合食物……體重增加百分之十……體脂量增加約百分之二十五;母鼠則足足增加百分之百。」(頁202之後他們也模擬抗生素在人體上的使用,也就是短時間內投以高劑量的抗生素,一樣獲得這樣的結果,推測出肥胖問題和小孩服用抗生素有所連結。「研究兒童肥胖的問題,包括新生兒體重、每天看電視的時間長度、運動量、日常飲食的細項等等已經發表的研究很多,另也有一些人在進行幾項大型的研究」(頁210但尚未有人提及抗生素的問題。
    有部影片《Fed up》,將肥胖與成人第二型糖尿病的矛頭指向碳酸飲料,但影片中的一個例子,卻像是反例,影片秀出一個過度肥胖的巨嬰,來說明熱量的進出不能作為肥胖的解釋,然而過度肥胖的巨嬰,絕對不是因為飲用「糖水」而肥胖,除了天生的代謝問題,是否有其他的可能性?當然前提是這個世代就是多了很多巨嬰。因此《不該殺掉的微生物》作者馬丁‧布雷瑟(Martin J. Blaser MD)提出了這個觀點也很值得關注。我們可能在醫病的同時,把病態的肥胖從小帶給了孩子。
    最後以一個我自己還不能想像的理論結束,書中也提及微生物和自閉症的關係:

    我的理論根據的是一個事實,那就是腸道微生物對幼兒腦部的發育有影響。你的腸道有一億多個神經元,差不多與腦細胞數量相當。這一億多神經元在你消化道的肌肉間形成兩層網狀層,多多少少獨立於你頭殼下的腦部自行運作,在消化道間縮放,推動並攪拌腸道內容物。這些神經元協助推動東西前進,發出的訊號直達腦部,但還是能感應腸道內進行的事物最主要的就是腸道是否滿漲。腸道閉上的那層密布的神經末梢網絡,透過迷走神經(vague nerve)將訊號直接送往腦部。近年來有幾篇研究論文也是運用囓齒類動物模型證明這種由下(腸)而上(腦)的訊號,會影響認知發展及情緒。(頁230

     附上一個我疑惑很久的疑問,似乎被解開了一些。世界之大,飲食包羅萬象,最令我不解的大概就是某些地區的低蛋白飲食和極地區域的飲食,顯然以我所瞭解的營養學來說是會造成失衡的,然而為何這些區域的人在健康上不會出問題,當然也是微生物的貢獻,書中同時提及,長時間的進行某一種類型的飲食,例如地中海區域飲食,也是會造成體內微生物的變化。

馬丁‧布雷瑟Martin J. Blaser MD。不該殺掉的微生物:濫用抗生素如何加速現代瘟疫的蔓延Missing microbes: how the over use of antibiotics is fueling our modern plagues,廖世德譯。台灣新北市:八旗文化。

STAT(subtherapeutic antibiotic treatments)農場餵食抗生素實驗 四種低劑量抗生素注入老鼠的飲水罐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鍾得凡35歲以後

Tef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