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點創意劇團《白浪的抱抱》記者會原民臺前去採訪,也順利演完第一場,接下來一整年的挑戰才要開始;我至清邁已兩週,接下來的挑戰也才要開始。

按照我原本在台灣所想的計畫,這個週末應該會前去南邦住上兩天,誰料自覺花錢太過凶狠,目前大概計畫在潑水節之後再去,不過也可能全程待在清邁。

早上終於戰勝我的疲累與懶散,前往馬哈灣寺繼續練習按摩,說是練習按摩,也算是泰語實戰,泰語課堂上老師都會使用學生已經熟悉的單字,大概覺得自己溝通無礙,然而到了一個沒有防護罩的環境,連泰北緬甸孤軍都出現了,還真得一時不知要怎麼溝通。

先講點「小菜」,目前清邁的中國遊客頗多,自然也會來此按摩,我的中文長才自然能發揮得很好,要是問我資訊等等問題,當然沒有問題,要是覺得我口音很標準,想問我是哪裡人,從哪裡來,我真得乾脆說我是新加坡人、馬來西亞人,懶得在我學習的地方瀰漫火藥。之後再向按摩師朋友們說明,不想在這裡被統戰。

南懷瑾師說,不要看輪迴很遙遠,其實縮小來看,大概就能明白怎麼一回事,把一個人從一到二十歲當成是上輩子,二十到四十歲當成是這輩子,四十到六十歲當成是下輩子,這麼一說靠么了,我的這輩子快過完了,來世再見不遠。

索性覺悟不分年齡,在哪一世開悟了,就在哪一世解脫了。借喻地不怎麼漂亮。

 

馬哈灣寺近期聘了一位按摩名師,前來教導療效按摩,在我初到清邁時,其他的按摩師朋友們已經告知,沒料到星期六他們仍然有課進行練習,我在一旁觀察了好一段時間,初來乍到的外國面孔自然引起老師的興趣,閒話家常了好一番,但是我實在沒有勇氣下手,本人的泰式按摩已經到了完全忘光的地步,乾脆到大殿外的按摩區找個人練習敲經絡,除了某些順序有些疑惑之外,大致都仍上手。

一旁的周老師正在教一個泰籍按摩師,和另一個法朗(金髮碧眼的西方人)敲經絡,機不可失,我可以在旁邊看嗎?周老師的教學很詳盡,若要我說,就是可以把沒有天份的人調教成可以上市的品質,我一手拿個鎚子,旁聽到課程結束,隔天的課程(也就是我寫日記的今天),從早上九點開始,我一定會全程跟聽。

回到馬哈灣寺新聘的老師身上,他鼓勵我就按吧!馬上就被抓包施力不對,但他還是告訴我課堂的時間,歡迎我隨時到訪學習。人生難得幾回,以這種方式進行學習。大部分的人大概就是選個按摩學校,學習一定的時間後,拿張證書……題外話,要是這趟我覺得我的敲經絡已經爐火純青,也許我會辦張證書。

現在比較大的問題,大約就是我必須想辦法把泰式按摩的基礎重新抓回來,這樣跟著老師學療效按摩才有意義。殊不知,從下週開始,我大部分時間會用在學習泰語文,但是仍然可以抓緊時間練習與學習按摩,這麼一來就真得勞心又勞力了。

也許曾經怨歎未曾放洋留學,那麼現在還真得是自我放洋了。

起步得晚,沒關係。我還有下一個輩子。

Te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