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誤打誤撞,來到清邁,學了敲經絡按摩,老師因為在清邁大學醫學院開設同樣的課程,因此和學校關係良好,得以經由介紹前往參與解剖學課程。開始的時候,只是知道會有大體老師,並不知道詳情,實際參與後,才知道「哇!原來是這樣上的啊!」太驚人,可能是我見識尚淺,仍然覺得震撼,接下來的敘述肯定是大不敬,還尚請老師們見諒。

這裡的老師們,是尊稱,若用平常的認知來看,就是屍體、骨架、肉塊,完整的大體老師有三位,供應部份關節、器官的更不計其數,光是膝蓋關節,就有五位以上的老師。

課程未開始前,先放置包包,著白色長袍,戴上橡膠手套和口罩,接著我與其他一樣學按摩的同學魚貫入教室內。印入眼簾的即有三位大體老師,本來以為會像是電視劇或電影演的那樣是一位,結果……光是「完整」的老師就有三位。

重頭戲之前先看骨架,一副懸吊立式的骨架,詳細介紹骨頭的分區、位置,諸如頸椎有七節,胸椎十二節、腰椎五節……哪些骨頭會連動,要是怎樣會怎樣,大概如此,還算是清粥小菜,介紹到軟骨和膜的時候,醫生說:「這個是假的,等一下我們看真的是怎樣?」她應該意指軟骨是假的,骨頭應該是真的,因為開始介紹骨頭耗損的時候,變魔術般,拿起一個女性的骨架,不鏽鋼的筆型器具,開始敲敲骨頭老師的骨盆,醫生說:「這就是骨質疏鬆了!」言畢又拿起另一副骨架,又說:「這個年紀又更大了,疏鬆得更嚴重……」實際看到骨頭如同珊瑚骨骼般的空隙,就想起自己的母親,或者是女性朋友,是不是也會有這樣的困擾?

隨即我們後移到另一個台子,是一堆四肢的骨頭,有曾經骨折過的腿骨,骨頭細胞增生包住不鏽鋼支架,以致無法取出支架的;有替換人工關節後的腿骨……等。

進入下一台,第一台的大體老師。第一台的大體老師和第二台的大體老師都是中老年男性,一個呈現趴姿,一個呈現仰姿,只保留部份的肌膚,諸如臉、一邊的乳頭附近、生殖器,其餘的皮膚都已經去除,脂肪也都已經去除,浸過藥水的肌肉呈現深褐色,大致像是溼潤的,仍富含水分的肉乾,由於精實到沒有脂肪,又看到第一位老師那兇猛的傢伙,不知怎麼的,就讓我由不得一直想起一位朋友,這樣念頭一直延續到課程結束。

第一個老師是趴姿,從頸部以下的肌肉開始介紹,首先是頸椎和肩胛骨中間的肌肉群,一層、一層掀開,一層、一層介紹名稱,最後用筆型器具挑起一條線,醫生說:「神經線在這裡,在很下面,這裡的肉很厚,可以敲。」醫生知道我們這些人是學習了敲經絡方法後來參加這個課程,她自己也學了敲經絡,因此在過程中會給予相關的建議。如此這般,肩胛骨上,最外層的是斜方肌,走向是這樣,然後再掀開一層,這是什麼肌,再掀開一層,又是什麼肌,如何和身體骨骼或其他肌肉連動等等,每次掀開肌肉的當下,藥水就會飛濺,想一探究竟又怕被波及的我,一直在測量安全距離。

就這般順序介紹,遇到動脈、血管,神經線的時候,她都會特地挑起來,讓我們看清楚,我一邊在想:「不會斷掉嗎?」一邊又在想:「不會痛嗎?」不禁望遠看向大體老師的臉,微皺著眉頭,似乎默許著……「拜託!不要突然睜開眼啊!」我心裡這麼想著,隨即將視線離開他的臉,專心於那就是一塊肉、就是一條線。

就「線」而言,醫生介紹紅血管和黑血管,我大致可以推測紅血管是動脈,黑血管是靜脈,往後的課程中,大致也是如此推測,從已知的器官名稱中,「學習」這些器官的泰語名稱,另我比較訝異的是「神經線」,原來神經是有具體的線,在藥水乾屍的身體裡就和血管並無二致。

從上背肌肉到下背肌肉,這裡引起我注意的是,之前練習瑜伽時,曾有老師說背部的筋和後腿筋連動,其實我不太認同,經由實際的觀察,背部肌肉的確有部份是與大腿的肌肉相連。大腿對我而言有比較特殊的感情,因為本人的大腿肌肉比較豐厚,算是對自己身體部份比較滿意的,之前在練習敲擊的時候,遇到大腿外側,總有一些戒慎恐懼,好像敲到硬硬的什麼,總以為那是骨頭,傻了,整隻大腿不就是一支骨頭(股骨)而已,那堅硬的部份其實是筋膜,以後可以放心地敲。

理論上,應該是介紹完第一位老師的背面,進入第二位老師的正面,同行的學習者偶爾發問,為了詳盡介紹,其實我們是來回在背面與正面之間,比照背面的豐厚的大腿肌肉,正面的胸腔肌肉就略顯單薄,然後我的腦海就浮現出健身房中「嬌娃」們大胸肌,開始陷入思索,到底什麼樣的身材是完美體態?本來預設見到屍體的我,會深切體悟到四大皆空,不就風、火、水、地,別無其他,但實際上反而深深地把我拉回色相,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

甚至,竟然出現了有趣的杜撰情節:醫生介紹著這位老師生前是重訓愛好者,身上的肌肉都特別發達明顯……還暗自想著在我認識的朋友中,誰比較適合來當「肌肉」的大體老師。我真得可以再不專心一點……(待續)

文章標籤

Te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