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0160726_刀爸佛牌.jpg

有刀爸頭髮的佛牌

雖說學刀爸所繼承下來的敲擊時間不長,身處異地(清邁對我來說也不像異地就是),總有些鄉野傳奇可以分享。

忘記是學習的第二天還是第三天,我回到租屋處,穩定的敲擊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持續時間至少半小時,我那時心裡這樣想,會不會是湄林的敲擊聲音傳到清邁市區來了?

隔天,和老師分享。老師說,刀爸常常現身,然後又是一大串,令人覺得溫馨的故事,當然若是有人很怕鬼,也許就會覺得毛骨悚然。

過了好一陣子(我在清邁待了近兩個月),再次拜訪湄林,告訴老師某天傍晚我的所見所聞,某棟民宅的二樓陽台,有人影晃動,原來是他們正在搗青木瓜沙拉,我前陣子聽到的聲音,或許就是這個。

其實也就是想說笑,敲擊按摩的敲擊聲,和搗青木瓜沙拉可是一點兒都不像。誠心的初學者,刀爸親自教導。老師說道,這常見。當然我自己還不放棄詮釋,是初學者被疲勞轟炸的結果。

這一兩天,看到漢清邁有人推薦sandhithaam的一間按摩院,裡面也有敲擊,還提供教學,我又猜想也許是那兩個晚上,正好有客戶進行敲擊按摩吧!?

雖說,我自己一直找理由來淡化神靈精怪的成份,但是我還印象深刻,那是持續而穩定的兩聲節奏,遠自某個山頭的感覺,持續到你已經熟悉為止。

浪漫的想法,感謝刀爸曾經親自教過我。

Tef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